甚麼是武俠世界?無論你是六十後、七十後、八十後……還是千禧後,對於武俠世界的印象,或多或少都來自金庸的小說,少林、武當、峨嵋、崑崙、華山、崆峒六大派之間的恩恩怨怨,就在那十五部金庸武俠小說中,躍然紙上,也為全球華人帶來了郭靖、黃蓉、楊過、小龍女、張無忌、韋小寶等無數膾炙人口的小說角色。

金庸武俠小說在香港誕生,適逢香港流行文化大潮初現,小說的獨特風格及動人情節備受青睞,紛紛被改編成電視劇、電影、舞台劇、廣播劇,甚至近年更成為電玩題材,從紙本跳進大銀幕再躍入虛擬世界,金庸小說的影響力已不限於香港地區,常言道,凡有華人之處就有金庸小說,上世紀香港文化輸出的影響力,金庸作品又是一個佐證。

香港的文化環境給金庸提供了廣闊的創作空間,在香港文化博物館設立金庸館標誌他的成就,實在具有深遠意義。我們也從十二個全新角度來看金庸,歡迎四方豪傑前來,一起探索金庸筆下的武俠世界。

 

報俠查良鏞:快筆作者、火眼編輯或精明老闆

周末參訪金庸館熱鬧非凡。觸目所見者拖家帶口,有老有少,有專程來的金迷,也有走馬觀花的遊客,好似當年金庸小說風靡時所吸引到的讀者群:少年小童至耄耋老人,販夫走卒或文學教授,皆入彀中。

閱讀更多
 

令人著迷的金庸學,究竟在研究些什麼?

有網友曾經說,魯迅的每一個文字上都趴著一個學者,只怕金庸也快了。十五本武俠小說不算高產,卻引得無數「騷人擱筆費評章」。作者仍在世,傳記已出十餘版本,在當代作家之中實在罕見。

閱讀更多
 

九陰真經刺青之蝴蝶效應

金庸武俠小說風靡全球,構建了一個引人入勝的武俠世界,為求精益求精,,金庸自1970年起更為所有作品進行兩次修訂。值得留意這並非只是語句上的小修小補,換來大刀闊斧修改之餘,甚至重新編寫當中某些情節,這些改動均成為了讀者們茶餘飯後的話題。

閱讀更多
 

專家分享閱讀金庸作品心得 — 與楊興安博士訪談

楊興安博士,香港著名文化人,曾任職《明報月刊》高級編輯及《明報》社長室行政秘書,及後受聘於長實,任李嘉誠主席的「中文秘書」。楊博士著作甚豐,從事文教工作多年,並對金庸著作有深入研究。《港學堂》很榮幸邀得楊博士作專訪,從金庸作品出發,探討學子如何從中得益,學好中文。

閱讀更多
 

還尹志平一個清白 — 談真實全真教的三位掌教

在《射鵰英雄傳》裡「中神通」王重陽在華山之巔力壓群雄贏得了《九陰真經》。而他座下的「全真七子」也成為了天下正道的代表連成吉思汗也對丘處機敬重有加。

閱讀更多
 

90後對金庸劇集歌曲認識有多深?

金庸武俠小說已是大半個世紀前的作品,曾被多次拍攝成電視劇,其主題曲和插曲均伴隨著香港電視劇的黃金時代,晚晚播放,洗腦程度好比現今的K-Pop。但畢竟現在已是2017年,數十年前的「洗腦歌」對新一代年輕人還有沒有效用呢?今回我們便找來三隊90後樂隊:Geez、檸檬雞脾和Sugar Bro,看看他們對以下十首經典「感冒不感冒」?

閱讀更多
 

論「契丹人蕭峰」——金庸的民族意識和個體意識

所謂「新派」武俠的根本特徵,在於個體自我意識的灌注。舊派武俠在朝廷-綠林結構下對江湖道義的客觀敘事,在此被革新為世界-自我框架下以自我覺醒為成長點的主觀敘事。

閱讀更多
 

真變假時假變真 — 談《降龍十八掌》與《易筋經》

金庸小說之所以引人入勝,除了是當中細膩的人物描寫外,故事當中穿插的歷史事實及人物,亦令整部小說讀起來如幻似真。而書中提到不同的真實門派、招式、書籍,都令一眾學武之人看得津津有味,最吸引人的,莫過於「武林秘笈」。

閱讀更多
 

難以超越的經典古裝造型

當金庸劇集——《倚天屠龍記》、《神鵰俠侶》、《射鵰英雄傳》播出期間,每個小孩子都會披着毛巾當古裝、拿起樹枝作刀劍。一套又一套的金庸劇集,開拓了我們對武俠世界的想像,也是該個時代的集體回憶。

閱讀更多
 

浪跡江湖的俠客行──《金庸群俠傳》

金庸小說裡的武俠世界多姿多采,恩怨情仇、絕世武功、江湖秘辛,一直刺激著創作人的靈感,談到衍生自金庸小說的作品,一定不能不提電腦遊戲《金庸群俠傳》。

閱讀更多
 

在遊戲裡找得到金庸的美學嗎?

金庸小說的劇情、人物和武功都是改編成遊戲的上佳材料,歷年來有無數以金庸小說為題材的遊戲作品面世,其中又以線上多人角色扮演遊戲 (MMORPG) 最為盛行。為了重現金庸筆下的武林,遊戲中大量採用了原作的門派和武學的名稱,甚至連人物也開始有固定的造型。諷刺的是,金庸作品中核心的美學觀,在很多遊戲中卻遍尋不獲。

閱讀更多
 

小說與現實比較:掌法在當代搏擊運動中的「絕跡」和「變奏」

環顧整個金庸小說系列,高手經常使用掌法過招,漸漸變成大家都想擁有的武林絕技,但現實中大多數搏擊運動選手都是採用拳術對陣。究竟是什麼原因,讓掌法好像「絕跡」於搏擊運動?雖然說是「絕跡」,但又有沒有相關隱藏的技擊變奏?跟小說的差別又在哪裡呢?

閱讀更多

從金庸館的籌劃 看見金庸作品的寬度

從1955年2月8日《書劍恩仇錄》開始在報章上連載,到1972年9月23日《鹿鼎記》連載結束,歷時十七年,查良鏞先生以筆名金庸總共寫了十五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,即使封筆已接近半個世紀,金庸的武俠小說依然一枝獨秀,無出其右,到底是甚麼原因,令經典小說長青不老,伴隨幾代華人包括你與我成長?

適逢香港文化博物館成立香港首個「金庸館」,我們走訪了兩位與「金庸館」息息相關的人士,他們除了提到策展時遇到的趣事外,還從中探究金庸筆下的武俠世界,如何成為一代文學經典?對於現今世代的你與我,又有甚麼特別意義?

形與神之間的捕捉

負責金庸小說日本版的監修人岡崎由美,九十年代邀請李志清為小說畫封面及插圖,一畫就畫了二十多年,李志清因而成為了「金庸御用畫家」,李志清說自小已愛看金庸小說,要繪畫當中的人物,最重要是捕捉神髓,「有些人物的外形,查先生是描寫得很具體的,但有些角色主要是寫神,寫神的意思是小說從來沒有一句是形容過主角的外表的,如果是前者會較易,譬如說是大鬍子,那就要依據描述來畫,但純粹是精神面貌的描寫,是比較難畫一點,那就要透過一些事件,從中反映他是怎樣的一個人,惟有透過熟讀查先生的小說,去理解及消化。」

要數最困難的,一定是畫小龍女,「小說中說她出塵及天仙化人,都是抽象的形容,每個讀者對於這種極緻的美均會有不同想像,一旦畫了下來定了形,就未必符合到讀者想像,所以畫起來相對會較困難。」即使難度有多高,李志清最後亦順利完成,「常言道搜盡奇峰打草稿,要多點遊歷,去看名山大川,甚至看電視及電影中對金庸作品的演繹,吸收當中好的地方,篩走不好的,經過自己消化再畫出來。」

與查先生共事這麼多年,筆下畫過無數金庸小說人物,李志清認為金庸小說之所以能成為經典,當中原因是作品的寬度,「查先生的小說有三成是依據歷史,七成杜撰,我曾經在九十年代時問過查先生會否再寫小說,當時他回答我想創作歷史小說,會變成七成真實三成杜撰,可惜後來查先生去了讀書,身體也抱恙,就沒有實踐到。即使如此,查先生小說中的歷史背景是很實在的,詳細說明例如靖康之恥後多少年發生這件事,甚至有人曾嘗試列出年表,可以清楚列明金庸小說中人物出現的時間,比古龍小說實在很多。另外,查先生的小說每每有中國的哲學在內,譬如《射鵰英雄傳》的降龍十八掌由《易經》而來,《天龍八部》的八部也來自佛學,看他的小說,可以悟出很多做人哲學,不同年紀去看,可以體會到不同的道理。」

上世紀香港文化的縮影

由2013年開始籌劃「金庸館」,香港文化博物館館長林國輝表示,徵集展品的過程相當有趣,「展品除了來自查先生家人及朋友外,我們在2016年4月至9月舉辦了金庸藏品徵集的活動,希望世界各地的金庸迷可以捐贈或借出他們的珍藏,讓我們在「金庸館」展出。查先生一直很想找回他寫作小說時的手稿,因為當年他寫完稿,就會直接將手稿送到報紙的排字房,有時為了趕印刷期限,排字房會將手稿剪成幾份,分給不同工友排字,工友完成校對及排字工作後,便將手稿丟掉,因此查先生沒有手稿留存。幸運地我們在藏品徵集過程當中,在新加坡找到1968年查先生《笑傲江湖》的手稿,是當時查先生在當地成立《新明日報》時所寫的小說手稿,對方肯借予我們展出,是策展過程中最高興的一件事。」

表面上這是一個有關金庸的展覽,但林國輝指出,這個展覽是香港上世紀發展至今的一個時代寫照,「策展其中一個方向,是希望能緊扣社會的發展,概括來說是分開三部分:第一部分是查先生早年在家鄉浙江的生活,以及移居香港初期的工作;第二部分是查先生小說創作的歷程,可讓觀眾看到當時小說的樣式,剖析金庸小說的成功因素;最後會看到金庸小說如何影響普及文化,在七、八十年代被改編成電影及電視劇的火紅情況。觀眾看畢整個展覽,不單了解到查先生整個創作過程,同時亦能認識到香港過去的文化發展是如何蓬勃,之前我們到東南亞拜訪金庸迷,他們提到有些不懂認字的老一輩,是從電影及電視劇中認識到查先生的創作力,而八十年代開始金庸小說亦流入內地,喚起了研究金庸作品的風潮,可以看到查先生雖於香港創作,但其作品的影響力卻覆蓋全球華人,從中可以感受到香港當年是文化輸出的重要地方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