技術

Fedor Emelianenko 的3個標誌性技術

重量級王座,一直在搏擊運動中都有它特殊的意義,因為它總和「最強」一詞拉上關係。

Fedor Emelianenko 在某一段時間,是「最強」的代名詞,雖然沒有官方綽號,但就被網民和比賽組織叫作 「60億分之一」、「最後的沙皇」、「Baddest Man on the planet」(也是Mike Tyson別號)。但畢竟搏擊運動被人叫作「年輕人的運動」是有原因的,隨年月消逝,他又多次退役再復出不肯言休,敗績變多實在正常。

「懷緬過去常陶醉」並非尊重拳手的方法。有些人好像每當討論現今拳手,就要找一位上一代拳手,再說「想當年他全盛時期」,其實這樣才是對拳手們的不尊重。

這次提起他,除了因為9月28日是他的生日,同時是因為他的技術就算在今時今日,都絕對有值得學習的地方,甚至有些做法是現時拳手常常忽略的。

在此抽出了他的三個標誌性技術,並祝 Fedor Emelianenko 生日快樂!

 

俄式勾拳 (Russian Hooks)

說起俄羅斯的選手,大家都會想起俄式勾拳 (Russian Hook)。這個技術當然不是俄羅斯人才能使用,不知道是因為體格特別適合這一個技術,還是文化所然,很多的東歐選手都很喜愛這個技術。(關於一個技術在某些地區特別流行的原因很多,未來有機會也可跟讀者討論)

網上很多關於這個技術的討論,有些人認為只是一個打得不好的overhand,但其實從軌跡(外向內彎)、最後擊中時拳頭的樣子(拇指向下、以指關節/手背擊中對手而非前方)都並不是同一個技術。

其實在他的技術書《Fedor: The Fighting System of the World's Undisputed King of MMA》中,他就有說過自己的勾拳跟別人不太一樣:

我的左勾拳跟別的拳手不太一樣。大部分選手會用時轉動胯、身、手以打出勾拳.....我會先直出拳,就如打出刺拳一樣,當拳頭就快接近目標時,我會快速的轉胯、肘向外搖、並轉動我的打擊手以致拇指指向地.....這會做成一種像鞭抽擊(whipping)的力,令你的拳更快更重

《Fedor: The Fighting System of the World's Undisputed King of MMA》P. 22

這種勾拳有一個手臂向外彎、手肘向外搖的時間(在書中並不明顯),而擊中對手時手臂也會是直線,接觸面則是手背那邊的指關指。Fedor自己也會常常轉得不夠而用拇指指關指打在對手上,以致在職業生涯中多次弄傷拇指。

這種拳的另一好處是如果對方衝前,以致拳面打不中對手,手臂也能勾著對手,方便使用摔技,這在下邊會繼續討論。

把這技術發揚光大的,除了Fedor Emelianenko ,還有同時期在PRIDE作戰的Igor Vovchanchyn。

片段擷取自YouTube

 

抓、拍 (Traps)

或許因為他拳重,很多人都會忽視了他「拍」的技術。在使用大拳套的比賽中,這些技術都會出現,但因為很多時候在大拳套的比賽中,防守會變成用手包著頭,加上用大拳套較難輕抓,以致這些把前手拍開的技術不夠在MMA明顯。

Fedor是一位常常使用「抓」、「拍」的拳手,不論是「內抓」(左手抓對方左手),還是「外抓」(右手抓對方左手):

片段擷取自YouTube

看到第一下右手其實是想把 Zulu 的手抓下來嗎?

同樣的技術,也是用右手抓下 Tim Sylvia 左手後,再打出左拳

把對方的左手拍掉,能避免對方以刺拳或前手勾拳作出快速的反擊。抓下對方的左手也會令對方有反擊的反應,那左拳就更易打中;就算對方的第一反應是防守,但露指拳套面績不大,難以單手防禦所有攻擊。同時「外抓」相對而言較為安全,因為自己用右手抓對方左手後,頭會向對方左手移動,對方空出來的右拳就更難擊中。

 

拳摔連接

他的很多成功的摔技,都是在出拳後緊接著纏鬥再用摔技。當時很多選手在拳摔連接上也不夠流暢,尤其是本身來自立技或純摔跤背景的選手,在打擊和摔技之間都有點斷裂,但他卻能把兩種技術混在一起。或許看來不夠利索,但打擊後接纏鬥或摔確實是有效的技術。

片段擷取自YouTube

出拳後接纏鬥,膝後用摔技

也有低掃接摔的情況

反過來,摔技失敗後立即攻擊,也不是現今所有選手有這種反擊意識

以上片段擷取自YouTube

 

同場加映:地板拳 (Ground and Pound)

提起Fedor Emelianenko,很難不談他的GnP。他不以直拳打出,而是帶一點孤度的出拳,揮肩並把上身的重量打過去。在此附上他的GnP教學:

 

結語

在此只是簡單抽出三個技術,要談他的打法、經典戰役、為何由盛轉衰,一篇文章絕對難以包括,下次有機會再跟讀者分享。

有人會為他的現況感到惋惜,但其實並不需要,因為他稱霸一個世代的這個事實,任誰都難以改變。